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熱文 >

王濤《伊甸園》四部曲由美國學術出版社出版發行

來源: 互聯網 發布時間:2019-10-23 點擊:

  近日,王濤的長篇小說《伊甸園》四部曲中文版在美國由美國學術出版社AMERICAN ACADEMIC PRESS出版發行。全書130余萬字,包括《盲瞽預言記》《鰻鱺木蘭辭》《鴟鵂風化史》和《饕餮綜合征》。這是王濤有關中國革命的長篇文學巨制,作品尚未全部完成(第五部《床榻夜游神》還在創作中)就被國學術出版社AMERICAN ACADEMIC PRESS出版機構列為2019在北美重點推出的華文作品。

云圖片

  美國學術出版社AMERICAN ACADEMIC PRESS出版機構寫在《伊甸園》套書封底上的推介文字(英文)為(大意):“現代中國,歷經改朝換代、被侵略和戰爭、革命和改革等重大事變,在血與火的征程中艱難走過了漫長的一百余年,其間上演了不知多少中國各階層人充滿愛恨情仇的悲歡戲劇。來自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家鄉的中國作家王濤,通過長篇小說《伊甸園》四部曲帶領您進入以中國革命歷史演進為背景的大時代深處,通過對身處革命進程中的各類人物悲喜命運的重點描畫,讓您領略到發生在遙遠東方的異國風情和有趣故事,同時讓您品味到傳統文學的史詩品格和現代文學的先鋒特色。“

  《伊甸園》封底有關作者的文字介紹:“王濤,中國作家,畢業于山東大學中文系。在中國文學期刊發表長、中、短篇小說近百篇,出版小說集和長篇小說十余部,計500余萬字。作品被《小說選刊》《中華文學選刊》等雜志轉載,入選多種文叢、選集,曾獲全國“梁斌小說獎”、“新市民小說獎”等多項獎勵。現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國家一級作家。”

  美國學術出版社 AMERICAN ACADEMIC PRESS是美國著名的獨立出版公司。出版物涉及自然科學和人文社會科學諸多領域,包括醫學、物理、數學、心理學、化學、歷史、文學、社會學、環境科學、哲學、語言學、地理等學科。機構致力于出版國際學術界最前沿和最好的著作和研究成果,憑借其出版的高質量著作和快捷而高效的個性化服務,在業界享有極高的聲譽。除了主要出版用英語撰寫的著作之外,還出版用法語、西班牙語、阿拉伯語、漢語等語言撰寫的具有很高價值的著作。

  美國學術出版社 AMERICAN ACADEMIC PRESS為中國國家社科基金中華學術外譯項目推薦的國外出版機構,至今已與該項目連續開展五次合作,出版中國杰出專家學者的著作十余部。在美國學術出版社 AMERICAN ACADEMIC PRESS出版的著作錄入美國書籍出版數據庫及Google, Amazon, Campusbooks等;書籍主要在北美地區發行,同時進入各地包括大學圖書館。世界上其他地方(包括中國)的讀者可以通過谷歌或在亞馬遜及美國學術出版社 AMERICAN ACADEMIC PRESS網站進行訂購。

  《伊甸園》第一部《盲瞽預言記》內容簡介

  在中國二十世紀激烈動蕩的革命浪潮中,一個富豪家族最終走向了覆滅,社會變革的外部力量成為催發它解體的直接動因,但其內部更有一種致命的因由起著顛覆作用。長篇小說《盲瞽預言記》通過烏龍鎮一個家族從興旺到衰落的過程,反映了現代中國長達百年的社會變遷,尤以影響深遠的土地改革運動作為中軸,對這個家族里六代人的遭遇和命運進行了詳細描畫。而這一切皆發生在一個盲瞽者的預言中,東方神秘主義文化在本書中得到了充分體現。

  《伊甸園》第二部《鰻鱺木蘭辭》內容簡介

  一個早年參加中國革命的人,由于種種原因背叛了革命,一度受到革命者的追殺。但在后來的改革開放時代,這個在海外發了大財的人回到中國大陸,卻受到了當地政府的歡迎,成為發展地方經濟的帶頭人……長篇小說《鰻鱺木蘭辭》以一百余年的中國革命為背景,敘寫了歷史的詭異、社會的變遷和人性的復雜,撩開了籠罩在革命面目之上的神秘面紗。作品大幅度引入具有神巫色彩的中國神話傳說和民間故事,使本書呈現出濃郁的東方文學特征。

  《伊甸園》第三部《鴟鵂風化史》內容簡介

  在轟轟烈烈的中國革命運動中,知識分子曾經不僅是革命的參加者,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是它的生力軍。但一個力圖保持自身獨立性、置身革命事外的知識分子,會面臨怎樣不幸的命運?長篇小說《鴟鵂風化史》以一個家族幾代人對人生道路的不同選擇,重點探討了中國革命和知識分子的復雜關系問題,尤其塑造出一個革命的旁觀者角色,通過他那些不認同不合作的悖謬行為,從另外角度對中國革命進行了檢視,為當代文學畫廊貢獻了一個獨特的異見者形象。

  《伊甸園》第四部《饕餮綜合征》內容簡介

  在二十世紀中國社會潮流的沖擊下,置身其中的人們伴隨著生活道路的幾經轉折,對曾經堅守的信仰選擇背叛幾乎是難以逃脫的人生結局。長篇小說《饕餮綜合征》以中國革命和建設時期為背景,描寫人們在歷史夾縫中的遭遇、癡迷、堅守、妥協、迷惘、崩潰和抗爭,在神秘而強大的特殊疾病——饕餮綜合征的控制下,歷經煉獄般的掙扎和拷問后,最終走向了人生和信仰的反(背)面。作品充滿強烈的歷史循環論和人生宿命論等東方文化色彩。

云圖片

  美國學術出版社中文編輯在探討中文書稿

  革命年代的文學敘事(自序)

  一

  我出生于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期的中國。

  上世紀六十年代的中國,是一個被革命話題和革命行為所充滿的國度,由1840年鴉片戰爭所開啟的這場延續了一個多世紀的轟轟烈烈的革命運動,經由第二次鴉片戰爭、甲午戰爭、戊戌變法、義和團運動(八國聯軍侵華戰爭)、辛亥革命、五四運動、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土地改革、反右運動等重要事件,直至文化大革命達到了一個高潮,可以用一個短促的句子來概括那個年代,即“全國山河一片紅”。我出生并成長在那個紅色年代里,雖然在此后的日子里更多地經歷了改革開放的“后革命”時期,但對革命所傾注的關切卻是一直相伴始終的。我從上世紀八十年代末期從事文學創作,盡管此時學界彌漫著一股“去革命化”的風潮,尤其是蘇東劇變后似乎革命已經成為了一個過時的話題,我的創作也無疑受到了這股風潮的影響,但許多年后,當我仔細檢索自己創作的時候,卻驚訝地發現,我的作品中竟然時隱時現著若干有關革命的影子,好像革命在我這里是一個揮之不去的頑固幽靈,已經深潛在我的所有作品中了,無論我怎樣回避它、拒絕它,它都一如既往地存在那里,這恐怕是我這個六〇后作家難以逃脫的寫作命數。鑒于此,我曾經考慮使用“革命的余音繚繞”來給我這些作品命名。

  長篇小說《伊甸園》(四部曲)無疑是我體驗、觀察和思索中國革命的結果,在我那些浮蕩著革命幽靈的作品中居于一個特別突出的地位,也就是說,我在這部長達一百三十萬字的作品中,集中訴說了革命這個話題,正是由于這個原因,開始寫作這部作品時,我曾經一度使用了《革命往事》這樣一個書名。在我很小的時候,我就對毛澤東那句“你們要關心國家大事”的話銘記在心,雖然此后我一直是居于社會尤其是政治邊緣的卑微之人,卻始終沒有忘記過對所謂國家大事的關注,對于那場長達一個半世紀的革命運動給予了全身心的研究,對于它給現代中國帶來的巨大作用和深刻影響感到震驚,對于它自身所包含的進步、推動和摧毀、傷害等對立因素相交織的復雜局面感到不安,正是在這種越來越濃厚情緒的催促下,我不得不在這部對我來說極其重要的作品(以及后續的若干作品)中把有關中國革命的純粹和血污講述出來,把我所看到、聽到和感受到的那些感人至深的中國故事講述出來,讓世界上更多的人都了解一下中國革命的真實面目,這是我作為一個有責任感的中國作家所能盡到的一份義務。

  二

  下面我按照四部曲的排列順序說一說它們的寫作情況。

  第一部《盲瞽預言記》。這部小說的寫作時間較早,當我完成它的第一個章節時,并沒有意識到它將來會是一部長篇小說。在此之前,我幾乎以寫作中短篇小說為主(盡管也已經嘗試寫作了有關“烏龍鎮”的兩部長篇小說《十八子莊》和《巫女阿詩瑪》),而且把神秘和荒誕作為我的寫作風格,直到完成了那組重要的由六個短篇小說組合成的《擦身而過》。在我寫作之初,也就是當我把神秘和荒誕作為我的寫作風格的時候,我便對它們(神秘和荒誕)給出了一個極其嚴格的定位,或者說我給自己劃出了一道不能輕易逾越的線,但在寫作《擦身而過》時,我似乎無形中已經打破了那個原則,也就是說跨越了那道線,我知道我不能再往前走,應該停下來好好調整一下了。與此同時,我覺得我在中短篇小說的寫作上也可以告一個段落,或許應該開拓一個新的寫作領域。于是,在我調整寫作風格的那段時間內,我就近撿起一個發生在我身邊的故事,作為一部中篇小說寫了出來,這便是《盲瞽預言記》的第一部分《苦楝樹上的灰喜鵲》。我當然知道這個故事還沒有寫完,便很快又寫出了它的第二部分《那頭會唱歌的母牛》。在其后的日子里,我不得不停下來,轉而寫作有關我的老家魯西地方文化資源的幾部長篇小說,包括《天寶物華》《曹植大傳》《霍亂年代》和《天河》等。在寫作它們的過程中,我曾經不止一次地想到《盲瞽預言記》,似乎那么長時間不回來寫一寫對不住它似的,于是,在寫作前面那幾本書的間隙,我又斷續地寫了出它的第三部分《壁虎從墻上掉下來》。其實到這個時候,我以為這個故事已經寫得差不多了,尤其是當寫出第四部分《死亡的罌粟發芽了》的時候,我覺得這本書或許應該被我寫完了。但奇怪的是,我沒有體會到一個作品被徹底寫完的那種輕松感覺,好像還有許多意猶未盡的東西沒有表達出來。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我沒有寫完那本《霍亂年代》,便再次折回身來,又一頭扎進了《盲瞽預言記》最后兩部分《不要輕易得罪山神》和《誰說桃花源不存在》的寫作中。但在這個時候,我的母親得了一場大病,為了照顧她老人家,我不得不放松寫作的節奏,又經過兩個多月斷續的寫作,才最終完成了這兩個章節。其實到這個時候,我依舊沒有體會到作品完成的那種超然狀態,似乎還有寫作它的第七、第八部分的期待呢。

  完整地看,《盲瞽預言記》敘寫了一個家族在革命運動中最終走向覆滅的故事。在二十世紀中國激烈變動的社會現實中,一個富豪家族注定要遭到清算,這個家族里的人注定無法逃過各種身心的劫難,社會變革的外部力量成了催發這個家族解體的直接動因,但在它的內部是否還有一種更為致命的因由在起著一種顛覆作用?這部作品通過一個家族從興起到衰落的過程,反映了現代中國大約一百年間發生的社會變遷,尤以影響深遠的土改運動作為中軸,對這個家族里六代人的遭遇和命運進行了詳細描畫。回頭檢索一下《盲瞽預言記》的寫作風格,我以為也很難說與我過去作品有多么大的不同,神秘因素依舊無處不在(幾乎所有事件都發生在一個神秘盲瞽者的預言中),只是荒誕成分減弱了一些。如果非要找出《盲瞽預言記》與我過去的作品有什么不同的話,那就是寫實的部分在大為增加(我想這也是寫作長篇小說所必需的),但盡管這樣,它也當然不是一部接近現實主義風格的作品,而是一部糅合進了諸多先鋒敘事元素的現代小說。由這部小說起頭,我倒是真地開拓出了一個頗為廣闊的寫作領域,為后續的《饕餮綜合征》《鰻鱺木蘭辭》《鴟鵂風化史》等一系列諸如此類的長篇小說打下了良好基礎。

  我絲毫不擔心這樣的寫作狀態會給這部小說的結構帶來麻煩。嚴格說來,這部書的每一個章節都是按照獨立的篇章來寫的,完全可以說,每一個章節都是一部相對完整的中篇小說,也就是說它們都有一個屬于自己的主題,猶如多聲部組合成的交響樂章,最終完成一個較為完整宏大的主題。但這六部中篇小說其實是講述了一個家族的故事,只是各部作品里的人物有所側重而已,而且每部小說里面的人物互有交叉,這與阿斯圖里亞斯的《玉米人》和莫言的《紅高粱》的敘述模式更為接近一些。早就有慧眼的評論家看出了這種結構的妙處,把它總結為“編織結構”,通過這種方式將各部分編織成一個藝術整體,每章中的小節同樣采用了編織手法,整部作品可謂“大編織內套小編織”,視為是我在長篇小說結構藝術上的探索和創新。

  第二部《鰻鱺木蘭辭》。2016年夏天,兒子快要大學畢業了,暑假期間回家來,正在為謀取工作而準備考試。本來妻子有一個去東北旅游的計劃,但為了照顧我和兒子的生活,她不得不放棄了這個計劃。我所在的工作地點圖書館環境優雅,是個適于讀書的好地方,于是兒子便跟我來到這里學習。為了與兒子的作息時間保持一致,我在工作之余嘗試寫作,很快也便找到了較為理想的狀態,每日都能寫作數千字,然后與兒子一起回家吃飯,心無旁騖,思維單純。當這個格外炎熱的夏季過去,兒子結束假期回到學校里去的時候,這部叫作《鰻鱺木蘭辭》的長篇小說已經被我寫出了大半。不久,兒子以全市第二名的總成績考中省級公務員,順利進入了工作單位,我的《鰻鱺木蘭辭》也畫上了最后一個句號。

  與我的許多部作品一樣,《鰻鱺木蘭辭》的故事緣起一個真實人物,是我在媒體上偶然讀到了這個人物的故事:一個早年參加革命的人,由于種種原因又背叛了革命,一度受到革命者的追殺;但在改革開放后,這個在海外發了大財的人回到大陸,卻受到了當地政府的熱烈歡迎,成為發展地方經濟的帶頭人……這個人物的故事簡直就是中國革命不同階段的一個縮影,透過他,中國革命的歷史就被完好而且準確地呈現出來。我意識到我得到了一個十分有價值的寫作題材,但怎樣把它變成一部成功的文學作品,卻是我接下來要面對的一個重要問題。按照我的寫作習慣,我是不可能直接把這個人物的故事寫成作品的,但即使不加虛構地將他呈現出來,照國內一些人的審美趣味來說,把這個素材用現實主義的筆法寫出來,或許也是一部難得的好作品。但我絕不甘心這樣做,于是沒用怎么樣思考,我便選取了現在這部長篇的寫作風格,使用三個絕然不同的敘述視角,并大幅度引入了民間神話和傳說,從與主人公有所關聯的人物甚至神物入手,通過他(它)們對這個人物的所思所想所作所為,從側面甚至背面把這個人物的故事講述出來,由于視角的多元化和層次的豐富性,作品內涵得到了盡可能深入的挖掘和盡可能寬廣的延展,歷史的詭異、社會的變遷和人性的復雜都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呈現。我想,這樣的敘事結構并不是每個作家都樂于使用的,所以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這部作品的構思過程都讓我感到激動和自豪。

  第三部《鴟鵂風化史》。2017年的冬季,我體弱多病的母親患上了重感冒,炎癥很快大面積感染了肺部,本來她就有肺纖維化的病灶,這一次疾患氣勢洶洶的襲擊,一下子就把她打垮在病床上,雖然經過接近兩個月的精心治療,還是沒有讓她從病床上爬起來。在最后照料母親的那些日子里,我們一家人每日奔波在去往醫院的路途上,尤其是夜晚陪伴在母親病床前,讓我感覺到心神交瘁,以至于在送別母親離去很長的一段時間內,我的心境都無法恢復平靜。此后的整個2018年,我一度陷入到嚴重的精神危機中,不要說寫作了,就連正常的生活狀態都難以保持。在這樣的情況下,我不得不告別寫作,而只是默默地讀一些書,為了保持讀書的效果,我和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創建了一個讀書沙龍,重點閱讀國外現代和后現代作家的作品,比如卡夫卡、艾略特、大江健三郎、海明威、艾特瑪托夫、帕斯捷爾納克、帕慕克、魯爾福等,從大師們的作品中吸收寫作的真諦和營養,一步步找回寫作的狀態。我以為這一年就這樣荒廢過去了,但這時聽說了語音寫作的成功案例,便抱著試一試的態度,開始面對著手機說話,沒想到竟然一發而不可收,只用了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便完成了這部接近三十萬字的《鴟鵂風化史》,從而創造了個人寫作史上的最快速度。那些日子,我幾乎進入了瘋狂的狀態,每日都對著手機不停地訴說,看到一行行文字自己從手機屏幕上顯示出來,我在驚詫之余倍感欣喜,因為壓抑太久而需要宣泄(說話)的沖動終于找到了出口,一個個句子通過語音在手機上變成了文字,從這種意義上說,我要好好對“訊飛語記”說一聲“感謝”,是它讓我的寫作變得如此神奇而輕松。

  其實早在創作《伊甸園》(《革命往事》)的開始階段,我便打算寫作一部有關知識分子和中國革命關系的作品。無須諱言,這是一個格外敏感復雜的話題,也是一個難以訴說清楚的話題,幾乎從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人們就在探討這個問題了,但只是把問題定位在革命與傷害這個層面上,是遠遠不能說清楚知識分子和革命關系的復雜性的。如果把視野放寬一些的話,我們就會看到,知識分子不僅是那場革命的參加者,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是革命的生力軍和領導者,后來之所以不斷地受到傷害,以至于讓很多知識分子不再認同革命,那一定說明革命出現了問題,或者說革命和知識分子的關系出現了問題,這樣的思考對于認清革命的真實面目甚至知識分子自身的真實面目是富有成效的。但這部《鴟鵂風化史》并不是這種思考的產物,而是來自身邊若干鮮活的案例,其中那些身不由己的人物和他們身不由己的行為,對于深化上述認識是有所幫助的,尤其讓我倍感欣慰的是,塑造出這樣一個革命的旁觀者形象,直面他那些不認同不合作的悖謬行為,是需要極大勇氣才能付諸筆端的。

  第四部《饕餮綜合征》。說起來,寫作《饕餮綜合征》的時間要早于《鰻鱺木蘭辭》和《鴟鵂風化史》,2013年在完成《盲瞽預言記》之后,我便馬上開始了這部書的寫作。相對于《盲瞽預言記》,這部書寫得十分順利,大約只用了兩個多月的時間,就完成了第一部分《李達理的宅院》和第二部分《姜無疾的夜晚》。進入2014年后,大約也用了兩個多月的時間,我又完成了它的第三部分《柳蘭芽的風月》和第四部分《石未來的旅程》。之所以寫得如此順利,我想是因為先有了《盲瞽預言記》《天河》《霍亂年代》等的歷練,我當然是指在敘事層面上的歷練。我是一個注重而且依賴敘事的作家,如果不能找到一個恰當的敘述基調,我是無法開始寫作的,許多作品的難產就是因為這個因素的制約,而一旦找到了覺得恰當的敘述基調,就像一輛性能上佳的車輛,只要發動起來了,要想讓它中途停下來也是十分困難的,我時常感覺到,筆下的句子就像滔滔河水一樣涌流不止,直到面臨被徹底淹沒在里面的危險,不管別人的創作狀態怎樣,反正我是十分享受這種被裹挾被淹沒的感覺的,而且我也固執地以為,只有體驗到了這種被裹挾被淹沒的感覺,寫出來的句子才具有神性,才是真正上乘的文學作品,寫作《饕餮綜合征》和另一部長篇《憂郁癥》的過程,便是這種寫作狀態的真實寫照,也便自信文字具備了純粹和超拔的地方。我一向認為,只有(對我而言)有難度的作品才是好作品,而這部《饕餮綜合征》是我在敘事難度上作了一些嘗試的作品,我不能說它有多么好,但我相信它已經遠離了“壞”的范疇。在中國具有一定影響的文學期刊《百花洲》,看出了這部作品的文學價值,不僅發表了它的大部分文字,而且在宣傳中使用了“致敬文學大師之作”這樣的推介語。

  《饕餮綜合征》是一本關于信仰的書,或者更完整一些說,是一部有關信仰和背叛的作品,以中國革命和建設時期為背景,描寫人們在這段歷史進程中的遭遇、癡迷、堅守、妥協、迷惘、崩潰和抗爭。幾個故事的主人公先后背叛了自己的信仰,而走到自己人生的反(背)面。這當然也是一種選擇的結果,而且是一種更加順應時代的選擇,并不是主人公們憑著一己的意志就能決定了的,縱觀中國整個二十世紀的社會變遷,身在其中的人們如果不發生人生道路的轉折幾乎是不可能的,所以主人公們對曾經執著堅守的信仰選擇背叛也是順理成章的。我無意指責人們堅守或背叛信仰的選擇之舉,只是意在告訴我的讀者,失去或背叛信仰并不是一件十分簡單的事,而是伴隨著煉獄般的掙扎和拷問的,我不過是把這種掙扎和拷問的過程用文字呈現出來罷了。

  在這部作品中,我講述了四個內容沒有多大關聯的故事,讓它們組合成一部完整的長篇小說。其實具有這種結構的長篇小說有很多,就我熟悉的作品而言,起碼就有福克納的《去吧,摩西》《沒有被征服的》,阿斯塔菲耶夫的《魚王》,艾特瑪托夫的《斷頭臺》,莫言的《食草家族》等,這些小說不僅是我喜愛的作品,而且被公認為文學名著,它們在結構上應該不存在什么大問題吧。《饕餮綜合征》中的四個故事的關聯程度看似“松散”,四個主人公彼此互不相干,但這并不是說他們一點兒關系沒有,起碼有兩個因素把他們的人生命運緊緊聯在了一起,一是“饕餮綜合征”,也就是說他們都毫不例外地患上了這種疾病;二是“烏龍鎮”,他們故事的發生地都與“烏龍鎮”這個地方有關。

  按照原來的構想,除了這四部已經完成的作品之外,《伊甸園》還應該包括第五部《床榻夜游神》,故事大綱早就擺放在桌面上,但一直沒有抽出合適的時間寫作,也就無法作為現在這套書的一部分出版,只能等待《伊甸園》再版的時候再加入其中了。《伊甸園》系列是我創作生涯中的重要作品,凝聚著我對中國現當代社會尤其是革命問題的關注和理解,是我傾注很大精力和心血打造的一部史詩類型的作品,這很可能意味著,不光接下來這部《床榻夜游神》會成為它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否還會有其他作品加入進來都是隨時可能發生的事情。難道說《伊甸園》一直處于一種未完成的狀態中?我真的不敢做出明確的回答。




這篇有關于 王濤《伊甸園》四部曲由美國學術出版社出版發行 的文章,就為您介紹到這里,希望它對您有幫助。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分享給您的好友。

    相關閱讀
    福彩双色球杀号定胆777